<label id="qsnnp"></label>
    <output id="qsnnp"><legend id="qsnnp"><blockquote id="qsnnp"></blockquote></legend></output>
  1. <meter id="qsnnp"></meter>

  2. <code id="qsnnp"></code>
    1. <label id="qsnnp"></label>

        跳過功能區命令
        跳到主內容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報道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舒印彪履新44天首開“院士咨詢會”,華能加碼核電布局

        ?2018年12月28日,華能集團西單總部的一間會議室內,履新“一把手”44天的舒印彪主持召開“華能集團高溫氣冷堆及核電發展院士專家咨詢會”。這是他執掌華能帥印后,首次就一個項目、一個產業組織召開大范圍、高級別會議。
          “口”字型的會場內,來自電力和核能領域的20位“兩院”院士圍坐在一起,就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建設、高溫氣冷堆產業化,以及華能核電產業的發展各抒己見。凜冬時節,這場熱烈的討論從早上9點一直持續到下午1點。
          作為會議的發起者和主持人,舒印彪坦言組織咨詢會的初衷:“安全、高效、清潔、低碳的能源體系建設是國際社會當下普遍關注的重大戰略課題。隨著我國能源轉型和能源結構調整步伐加快,能源轉型的目標和路徑逐漸清晰。作為大型綜合能源集團,華能正處于轉型發展的關鍵階段。優化產業布局、提高清潔能源裝機占比、加大科技創新力度、打造核心競爭力,是華能轉型發展的關鍵所在。”
          “華能肩負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使命,建設世界首座模塊式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推進產學研結合,是落實中央關于企業作為技術創新主體的有益嘗試。未來持續提高低碳清潔能源裝機比重,努力發展核電是華能的選擇之一。”舒印彪說。
          高起點謀劃 從第四代核電起步
          “全世界首座高溫氣冷堆沒有經驗可借鑒,研發、設備制造和建造投入很大。沒有華能十年來的支持,首堆建設、首臺套設備走不到今天。”作為高溫氣冷堆技術原創方——清華大學核能與新技術研究院院長、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總設計師張作義親歷了該技術從圖紙走向建造的全過程。
          從上世紀80年代國家“863計劃”的研究項目,到1995年清華大學建設我國首座10MW實驗堆,再到2003年實驗堆并網發電,我國高溫氣冷堆研發歷經十幾年發展,成功走在了世界前列。然而,一項新技術從實驗堆走向示范堆,并非易事。清華大學需要選擇有實力、愿意發展高溫氣冷堆的企業,合力將這項領先的四代核能技術變為現實。
          當時的國內核電行業,在我國早已確定的“熱堆-快堆-聚變堆”三步走核能發展戰略下,主要發展壓水堆核電項目,納入核電企業中長期發展規劃的堆型幾乎全是壓水堆。四代核電當時是新鮮事物,總體帶有“概念”的標簽。雖然高溫氣冷堆已經站在了產業化應用的起跑線上,但建設示范項目屬于“首吃螃蟹”,機遇和風險并存。
          參與高溫氣冷堆產業化、搶占核能創新技術制高點、積極布局核電產業,華能適時做出了選擇。
          2004年12月,華能與清華大學、中國核建簽訂《關于共同合作建設高溫氣冷堆核電示范工程投資協議》,三方確認共同組建核電公司,負責建設、運營一座20萬千瓦級商用示范高溫氣冷堆核電站。
          2005年12月,華能成立華能核電開發有限公司,專門從事核電投資、開發、建設運營及相關領域的科技研發和技術服務。
          2006年2月,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列入國家科技重大專項。
          2007年1月,華能、中國核建、清華大學各出資47.5%、32.5%和20%成立華能山東石島灣核電有限公司,負責建設運營管理示范項目。
          2008年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批準了《高溫氣冷堆核電站重大專項實施方案》。
          2012年12月,高溫氣冷堆核電站示范工程在山東榮成石島灣正式開工建設。
          選擇高溫氣冷堆技術,并促成示范工程落地,華能高起點邁出了發展核電的關鍵一步。
          十四年耕耘 高溫堆呼之欲出
          建設一個項目,打造一套體系、攻克一堆難題、造出一批設備、鍛煉一支隊伍,幾乎是所有“首堆”的必經之路。高溫氣冷堆亦不例外。
          高溫氣冷堆重大專項自建設以來,攻克了多項核心設備及關鍵技術,研制出世界上最大和最重的核電壓力容器、燃料裝卸系統首次應用于工程實踐、高溫氣冷堆球形燃料元件技術實現工業化生產、采用電磁軸承結構的主氦風機(類似壓水堆主泵)研制成功并首次應用于工程實踐,同時完成了全球首臺應用于模塊式高溫氣冷堆的螺旋管式直流蒸汽發生器的制造。
          “14年來,華能依托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持續推進核安全文化建設,不斷健全核電管理體系,積極培育核電專業人才,在技術、人才、資金等方面完全具備保障核設施安全運行的能力,得到了國家各部委以及行業的認可。”華能核電事業部副主任呂華權表示。
          我國于2018年1月開始施行的《核安全法》對核設施運營單位資質提出要求。之后,由全國人大環資委、生態環境部和國家國防科工局聯合編寫的《核安全法解讀》稱,目前我國核電建設和運營活動的主要參與方有中核、中廣核、國家電投、華能等。“這些集團公司具有較強的技術能力、管理能力和財務能力,基本具備核電廠營運單位所需要的條件。”
          據呂華權介紹,涉足核電以來,華能嚴格參照國家原子能機構《設施和活動的管理體系最新標準》,構建了具有自身特色的核電管理體系,并根據該集團管理特點,形成了集團公司、產業公司、項目公司三級管理架構。
          “在核電產業發展最重要的人才培養方面,通過控股建設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華能采用多途徑培養核電專業人才。目前核電產業人員超過900人,人員專業范圍及能力滿足核電站建設運營需求。而且,通過利用外部資源力量,華能形成了全面的核安全技術支撐體系。”呂華權說。
          在建設高溫氣冷堆示范項目的同時,華能也通過參與持股其他核電項目,積累經驗。
          公開信息顯示,目前華能參股的核電項目包括海南昌江核電一期(首臺機組2010年4月開建,2016年1月投產,參股49%)、山東海陽核電站(1號機組2018年10月投產,參股5%)、CAP1400大型先進壓水堆示范電站(參股25%),以及福建霞浦示范快堆(2017年12月開建,參股10%)。
          多點布局 邁向核電規模化發展
          “高溫氣冷堆固有安全性是極大的優點,應該集中力量盡快建成一個讓全世界服氣的四代核電樣板工程。”盧強院士說。
          “高溫氣冷堆核電站在電源發展領域是一個非常前沿的技術,華能為核能科技的創新發展作出了貢獻。”周孝信院士表示。
          “華能承擔起國家交付的任務,建設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是推進產學研用的成果,取得的成績值得肯定。”韓英鐸院士說。
          “高溫氣冷堆是首創性的技術,在世界上是第一位,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首堆意義重大,這個我們一定要爭一口氣,做出好成績。”李冠興院士說。
          談到未來發展,葉奇蓁院士指出,第四代核能技術的創新,需要通過不斷發展來解決前進中的問題。于俊崇院士建議,華能作為核電運營商,要繼續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
          據了解,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目前整體處于“土建安裝收尾、主系統開展調試”階段,安裝向調試移交完成率81%,調試向生產移交完成率53%,計劃于2020年前后建成投產。
          舒印彪也回應:“華能已在高溫氣冷堆項目上投資了70多億元,我們將繼續發揮企業作為技術創新主體的作用,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按期實現投產商運目標。華能將以重大示范工程為起點,還要在國家能源領域科技創新當中發揮引領作用,為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作出應有的貢獻。”
          對于下一步的產業化發展,張作義表示,鑒于固有安全性、不會發生反應堆熔毀、反應堆出口溫度能達到700—950℃的特點,高溫氣冷堆未來的市場定位將聚焦于燃煤替代、熱電聯產和核能制氫。
          對此,黃其勵院士表示:“高溫氣冷堆核電站用途廣泛,其產業化推廣在多元化利用方面具備競爭優勢,前景可期。”
          相關資料顯示,未來稠油熱采、煤氣化與液化、熱化學制氫等新興工業領域的發展,為高溫氣冷堆提供了廣闊的市場前景。同時,隨著關鍵技術突破,高溫氣冷堆能提供的工藝熱溫度可能達到900℃到1000℃,在大規模制氫等領域也具備競爭優勢。
          而除了打好高溫氣冷堆這張“牌”,華能的核電項目開發也已初具規模,控股開發建設的海南昌江二期工程兩臺“華龍一號”機組已于2018年12月24日由國家能源局組織召開項目論證會,目前正在等待國家發改委批復“路條”。截至2018年底,華能累計在核電產業投資約280億元,自主開發多個核電廠址,形成了山東石島灣、福建霞浦和海南昌江三個核電基地,并在遼寧、安徽、江西等地進行了布局。
        信息來源:中國能源報

        發表日期:2019/4/20
        xxx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