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qsnnp"></label>
    <output id="qsnnp"><legend id="qsnnp"><blockquote id="qsnnp"></blockquote></legend></output>
  1. <meter id="qsnnp"></meter>

  2. <code id="qsnnp"></code>
    1. <label id="qsnnp"></label>

        跳過功能區命令
        跳到主內容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報道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舒印彪:華能集團大力投資新能源

        ?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能集團)董事長、黨組書記舒印彪在接受包括財新記者在內的媒體采訪時,就華能集團新能源發展、電力行業混改、碳交易等問題發表了看法。
          去年11月,在執掌國家電網2年半后,國家電網公司原董事長舒印彪調任華能集團。由此,現已61歲的舒印彪實現從電網企業到發電企業的轉換。
          履新2月有余,舒印彪便亮出“施政綱領”,著力提高華能集團清潔能源比重。采訪中,舒印彪表示,華能集團在優化發展煤電基礎上,大力發展新能源,加大對新能源投資,去年華能集團78%左右電源投資在新能源領域。
          他透露,華能集團新能源發展未來將布局重點放在“兩線”上:一是在北線,即在“三北”地區,以特高壓送出端為依托,布局風光煤電輸用一體化的大型清潔能源基地;二是在東線,即地處東南沿海的受端市場,推進分布式能源建設,并積極謀劃建設基地型規模化的海上風電項目。
          對于當前煤電面臨的經營問題,他也坦承,近三年來,煤電行業普遍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狀態,虧損面已達一半左右,他認為這與上游煤炭成本上漲、擠占了煤電利潤空間,電力市場化交易帶來電價下降以及煤電產業自身產能過剩、電力市場供大于求有關。
          在談到央企混改時,舒印彪表示,華能集團目前混改程度非常充分,幾大主要業務板塊都已上市,資本證券化率超過70%。他認為,電力行業混改吸引社會資本,其回報率水平應參照社會資本的平均投資回報率,不能暴利,否則會影響下游行業用能成本;也不能虧損,否則會造成能源電力短缺,直接影響經濟社會的發展和穩定。
          以下為兩會現場專訪內容:
          記者:今年提案的主要方向是什么?作為IEC主席,如何看待國際標準的作用?
          舒印彪:今年我的提案主要關注新能源和國際標準。
          國際標準涵蓋了全球80%以上的貿易和投資,是國際貿易合作的“通行證”,是消除貿易壁壘、降低技術風險的重要手段。滿足國際標準已經成為企業技術、產品“走出去”的必備條件之一。要實現中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推進“一帶一路”走深走實,就必須向國際標準看齊,發揮國際標準作用,實現標準互聯互通。中國國際標準化工作起步較晚,標準化程度不高,因此更需要加大國際標準參與力度,特別要在新能源、人工智能、電動汽車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發力,實現“彎道超車”。反之,若不注重國際標準工作,即使技術領先,也將喪失國際話語權,阻礙中國產品和工程建設“走出去”步伐。
          記者:我們注意到你在今年華能集團工作會議上提出“實現兩個突破”,其中一項是提高清潔能源比重,有沒有具體措施和目標?
          舒印彪:當前,全球能源轉型趨勢不可逆轉,我們必須順應潮流、把握規律,繼續推進能源革命。作為發電行業的排頭兵,華能集團重點要在能源的生產革命和技術革命方面發力,加快能源結構的根本性轉變,做國家能源轉型和清潔發展的“排頭兵”。華能將布局重點放在“兩線”上:一是在北線,即在“三北”地區,以特高壓送出端為依托,布局風光煤電輸用一體化的大型清潔能源基地;二是在東線,即地處東南沿海的受端市場,推進分布式能源建設,并積極謀劃建設基地型規模化的海上風電項目。
          海上風電是一項極其復雜的工程系統,也是與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高度融合的科技創新系統。海上風電在中國剛剛開始,而在英國、德國等發達國家已呈現快速發展的成熟態勢。今后我們不單單是投資建設海上風電基地,更重要的是,要實現經濟效益、生態保護、科技進步等諸多方面協調推進的高質量發展,爭取綜合效益最優。
          記者:現在電力行業進入微利時代,你怎么看待能源在“穩投資”方面的空間?
          舒印彪:近三年來,煤電行業普遍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狀態,發電機組利用小時數大幅下降,虧損面已達一半左右。一方面是由于上游煤炭成本上漲,擠占了煤電利潤空間,另一方面,參與電力市場交易,導致電價每千瓦時大約下降5-6分,煤電企業讓利于社會。當然,虧損也與煤電產業自身產能過剩、電力市場供大于求有關。
          我認為,去年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8.5%,預計今年電力需求還會有比較穩定增長,煤電還是要發揮基礎性作用的,但今后煤電發展的重點要放在“優化”上。今年華能集團的年度工作會就提出,優化煤電發展,開發建設煤電與風電、光伏發電等新能源一體化的多能互補大型能源基地,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益。
          與此同時,華能集團將大力發展新能源,在調整結構、優化布局同時,加大對新能源投資。去年華能集團78%左右電源投資在新能源領域,這是充分認識和把握“再電氣化”趨勢,實現能源轉型、綠色發展的必由之路,符合能源生產革命方向,也會對“穩投資”起到不小作用。
          記者:現在國家對新能源發展也提出新的機制與引導,比如競價、平價上網等,這對華能集團新能源發展有哪些影響?
          舒印彪:當前,華能集團要搶抓新能源平價上網前的時間窗口,加快推進新能源優質項目建設,進一步提高公司清潔能源比重,在電源結構調整上取得重大突破。同時要著眼長遠,根據新能源政策方向和新能源產業自身規律來制定未來新能源發展策略,按照“基地型、規模化、高科技”三大方向,加快體制機制創新、發展模式創新和科學技術創新,實現新能源產業規模化集約化信息化發展,加快向質量效益型增長轉變。
          記者:碳市場今年按計劃進入模擬,發電也是試點行業,華能集團有做哪些準備?
          舒印彪:華能資本公司旗下的碳資產公司,近年來已經開展了相關碳交易業務,取得不錯效益。
          從短期來看,在目前碳價較低的情況下,煤電行業所受影響不大,但從長期看,碳市場將對煤電行業發展帶來根本性、變革性的影響,激勵煤電企業節能環保改造,降低能耗,進而減少碳排放。中國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正在轉向,補貼逐步退出是大勢所趨,配額加綠證的政策機制正在逐步落地,碳市場建設面臨新的形勢和要求。中國應積極借鑒國外成功經驗,做好碳市場的頂層設計,從制度體系、基礎設施建設、重點單位管理、基礎能力強化等方面著力,同時加強社會相關宣傳教育,提高環保意識,共同推進碳市場建設。
          記者:在混改方面,今年華能集團會有哪些舉措?在信息技術領域,有混改計劃嗎?
          舒印彪:華能集團的幾大主要業務板塊都已上市,資本證券化率超過70%,應該說華能集團的混改是非常充分的。在下一步的發展中,我們將按照國資委有關部署,繼續探索加大混改力度。在信息技術領域,我們也會考慮加強與優秀民營企業的聯合,不過目前還沒有開展具體項目。
          記者:你怎么評價電力行業混改的吸引力?
          舒印彪:能源是國家的支柱產業,其回報率水平應參照社會資本的平均投資回報率,不能暴利,否則就會影響下游行業的用能成本;也不能虧損,否則會造成能源電力的短缺,直接影響經濟社會的發展和穩定。
          記者:合理回報率大約在多少?
          舒印彪:投資回報率的高低,應由市場規律決定。目前國內電力市場處于起步階段,投資回報率總體偏低,影響了對資本的吸引力(目前國際上電力項目的投資回報率大約在8%左右)。但也要看到,能源類投資具有相對穩定、風險較小的特點,市場預期較好,對民營資本應該具有一定吸引力。當然,能源電力行業不可能達到互聯網行業那樣的高回報率。我認為,合理水平的投資回報率,要能夠吸引足夠投資,滿足能源需求,保障能源安全,推動能源科技創新。
        信息來源:財新網

        發表日期:2019/4/20
        xxx电影